日本av网站大全_影音先锋资源av天堂_影音先锋av撸色_av天堂电影网在线观看 每日更新 最新域名:jcjdjh.com

您的位置:首页 >> 小说 >>

肉棒公主 第十二章 床上激战(二)

时间:2018-08-11 短暂的性爱结束以后,亚历山德拉便返回书房,召开内阁会议,商讨政务;苏菲亚则赶往王室图书馆,寻找有关于树精灵的魔法典籍,马上就开始起草回信;然而,马丁却才刚开始他那荒淫的娱乐活动。
  事实上,马丁并不是懒惰;虽然他是个爱玩的人,但是他毕竟也是国王,也得协助亚历山德拉管理政务。只是上午他已经代表亚历山德拉到过国会一趟了,而且还花了数个小时应付国会议员对于战争的质询,好不容易才捱过了这个早晨,休息自然变得理所当然。
  于是在一阵娇吟声的序幕之下,另一场性爱游戏马上又在王宫里展开;不过这次的地点再不是女王的房间,而是在王宫的客厅里。不过,这次的对象不再是深受马丁喜爱的西莉亚,当然也不是黑兹尔和阿加莎;不是人妖或是女人,而是少男。
  「啊啊啊啊……陛下,很棒呢……啊啊啊啊!」既然阿加莎不在,身为阿加莎男友的巴里自然就成为了马丁的玩弄对像;当然,喜欢被干的巴里也很乐意与马丁的寻欢作乐。巴里的双手按在茶几上,如同小狗般趴下,抬起臀部,屁眼被马丁的肉棒插来插去。巴里的肉棒已经勃起来了,硬巴巴的肉棒随着抽插的节奏前后摆动;肉棒上繫上一条红丝带,打上蝴蝶结。至于巴里的胸前则戴上了一双粉红色的乳罩──那是用作变装时使用的,可是巴里的珍藏,是阿加莎在巴里十六岁生日的时候送给他的生日礼物,除非是与阿加莎或是其他亲密的朋友性爱,否则也甚少派上用场。虽然明明是少男,可是他口里发出的呻吟声,音调根本与少女的娇吟一模一样;就是没有长髮,淫秽的双眼与火红的嘴唇已经足以撩起马丁的性慾。
  「啊啊……你的屁眼……啊啊啊……插下去的时候……啊啊,还真顺畅……」
  马丁的双手搂抱巴里的纤腰,肉棒逐下的大力插入屁眼,嘴唇贴近巴里嫩滑的面颊,发出同样高频的尖叫声。往下体观看,原来马丁的屁眼亦遭到插入;不过插进去的却不是肉棒,而是剑鞘。至于负责施刑的,则是马丁可爱的小儿子罗伯特。
  他坐在沙发上,左手拿着剑鞘,右手套弄着自己的小肉棒,脸上泛起充满性慾的桃红色。
  「马丁国王陛下,巴里王子殿下,阿加莎公主殿下的信寄来了。」
  「啊……把信放在……茶几上吧。」于是僕人便把信放下,然后离去。
  「巴里……啊啊,让我为你把信拆开吧……」
  「啊啊啊啊啊啊啊……好的……」于是马丁打开信纸来看;里面的内容除了是一大堆情意绵绵的说话以外,还有不少露骨的淫秽诗句:「冰天雪地虽寒冷,思尔肉茎阴唇暖。
  白浊精液射不完,坚硬肉棒挺不软。
  自摸双峰挤奶白,淫蕩慾火无法消;淫穴任插难满足,唯望与尔达高潮。」
  (冰天雪地中虽然寒冷,但是想起你的肉茎,阴唇就温暖;那白浊的精液总是射不完,坚硬的肉棒总是不会发软。自已爱抚双乳,挤出乳汁,性慾依然无法消除;淫穴被乱插也无法得以满足,只是希望与你一同达到高潮。)
  「巴里,你看……啊啊,这是多么……淫秽的诗句啊……」马丁笑着说。
  「啊啊啊啊……阿加莎真是的……啊啊啊啊……」
  这时候,一阵脚步声从门口的方向传过来;那人是尼古拉斯。他全身赤裸,左手温柔地拨弄着下体诱人的肉棒,嘴角含着右手食指的指头,双眼含情脉脉的看着马丁,慢慢地走到他的面前,彷彿在引诱马丁。
  「国王陛下,我来了……」
  「你怎么现在才来的啊……啊,等一下吧,待会儿再干你的屁眼……啊啊啊……」马丁便继续抽插巴里的肛门,一起高声地呻吟起来。
  尼古拉斯只好把目标转移至坐在沙发上的罗伯特身上。他坐在罗伯特的身旁,温柔地搂着他的肩膀,手爱摸着那幼嫩的小肉棒,对他说:「殿下想被干吗?」
  「这还用说,当然想啦……」
  「那么,就请殿下随便享用这根肉棒吧。」于是罗伯待便乖巧的弯着腰,嘴唇贴着尼古拉斯的龟头,舌头温柔地舔弄着。
  「啊啊……尼古拉斯,快点干我吧……」虽然罗伯特还是一个小男孩,但是已经跟一个少男一样淫秽、性慾旺盛。
  「知道了,殿下……」于是尼古拉斯便抱起罗伯特软弱的身躯,抓着罗伯特已经变硬的小肉棒,把自己的肉棒一下子插入屁眼里,高速地抽插起来。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罗伯特马上如同小女孩般尖叫起来,加入了巴里和马丁呻吟的行列。
  「王子殿下……你的屁眼……怎么总是这么窄的呢……」虽然罗伯特只是一个十岁的小男孩,可是尼古拉斯对他的屁眼一点也不留情,肉棒的插入强而有力,弄得罗伯特的肉棒也在空中「跳舞」起来了;不过罗伯特并不是什么处男,对于与此激烈的干炮早就见惯不怪,因此亦不以为然。
  与此同时,马丁的肉棒终于在巴里的肛门里喷射起来。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巴里疯狂地呻吟起来,马丁的精液则如同万马奔腾,涌入巴里的体内。
  「现在吞精吧。」然而马丁被未因而满足,马上又把肉棒从巴里的肛门里抽出,急忙抓起巴里的头,把肉棒瞄準巴里的嘴巴,激烈地朝着巴里的嘴巴喷射;精液马上就洒遍巴里的脸儿。
  「啊啊啊啊啊……」虽然马丁的肉棒的喷射已经慢下来,可是巴里的肉棒还挺得很直,射精亦一触即发。看见巴里那火红的阳具,马丁忽然想到些什么。
  「巴里,刚才阿加莎……不是在信中说过,一直记挂着你的精液的吗?」马丁笑着说,右手拿起放在茶几上茶杯;茶杯里盛载着的却不是茶,而是白浊色的液体;那并不是精液,而是催情剂。
  「啊啊啊……是的……」巴里喘嘘嘘的说,舌头还在舔弄沾在嘴角上的精液。
  「那么,就让我套弄一下你的肉棒,让你射点精液,送给阿加莎吧。」马丁笑着说,然后双手马上就抓住巴里的肉棒。
  苏菲亚的回信在次天清晨马上就透过麻鹰送到来维纳斯城的海港。不过,阿加莎并不在船上,而被派到邻近码头、位处城西的城墙上驻守。她依然是负责管理一小队的炮兵;她毕竟还是王室人员,为了安全起见,黑兹尔也尽量把阿加莎安排负责相对比较远离前线的炮兵队伍里负责作战。不过,此时此刻阿加莎始终也只是一个中尉而已,绝不能因为王室成员的身份而可以避免吃苦头。因此,在这寒冷的清晨,阿加莎就要负责在风雪中的城墙上,骑在马上站岗。不过,纵使她身上只有一件棉布制的披肩盖在军服外保暖,脸上依然没有半点寒意。
  阿加莎之所以突然离开船上,被调派到城墙上把守,是因为形势突然改变了。
  驻守城墙的士兵昨天突然发现撒斯王国的援军忽然从四周的针叶林当中出现,加入在城外包围的前线部队,围困维纳斯城;经过将领们的商议以后,黑兹尔决定把自己直辖的部分军队从原来负责海上防守转而开始参与守军的陆上防卫工作;由于黑兹尔的军队大部分都是精兵,因此把他们调往陆上部署,可以大力巩固维纳斯城的陆上防卫。
  听见「嗄」的一声,阿加莎往南方朝望,看见自己的麻鹰带着回信来了。当麻鹰停在阿加莎的肩上以后,阿加莎便温柔地抚摸它的毛髮,然后取下繫在爪上的信。除了苏菲亚的回信以外,克里斯廷和巴里亦寄来了他们的情信;当然还有亚历山德拉和马丁寄来的信。不过,最引人注意的还是一个扎在爪上的小袋。
  阿加莎拉开袋来看,取出一支大试管,里面装满了白浊的精液;大试管的标籤上写道:「给亲爱的阿加莎:巴里的精液。巴里上;p。s。你爸爸马丁国王陛下出的主意」
  「哈哈,巴里和爸爸真是的。」阿加莎拉开试管上的水松塞,伸出舌头,舔了一下,喝了一点儿精液,就把水松塞塞入试管里,然后把试管藏在小袋里,再把小袋藏在裤袋里。
  「那是巴里的浓精了吧?」库克笑着说。
  「你别多管闻事吧,还不给我盯紧一点对面的森林。」
  「拜託,公主殿下啊,现在是你负责站岗;你才是中校,我只是一只马匹而已。」
  「可是我是你的主人!再吵的话,我真的会把剑插进里的肛门里的……」听见如此的威吓,库克只好向阿加莎投降,低下头来,默不作声。阿加莎终于能够安静的阅读苏菲亚的回信。
  「亲爱的阿加莎:你的推测虽然使我有点惊讶,但是亦合乎逻辑;不过需要进一步的证据。但是,你暂时不要轻举妄动,千万不要为了证明自己的论点而冒险去寻找证据;要知道,如果真的有人能够操控树精灵的话,这人必定是拥有比精灵更强大的魔法力量。在回来以前,都不要主动的再次接触那树精灵阿曼达,避免危险。」
  「什么?」对于苏菲亚的要求,充满好奇心,想进一步查清楚真相的阿加莎显然无法接受。
  「虽然我暂时无法确定这事情是谁干的,但显然与撤斯王国有关。这很可能是理查的阴谋;可是,我始终无法理解他到底利用什么方法操控树精灵,也无法猜得到他有什么目的。虽然谁都知道他的目标是身为亚历山德拉的长女的你,但是他到底要利用这树精灵干些什么?就是他真的要操控你的思想,也没有必要利用树精灵的力量;他可以先把你抓回去,然后再施法。不过,无论如何,由于你是他的目标,因此你就应当对阿曼达多加提防。」
  「当然,身为你的老师,我也明白你一方面希望藉着自己的力量寻找真正的答案,另一方面又希望拯救这可怜的树精灵;但是,你要明白,我们对于这事情还有很多不清楚的地方。也许这事情另有主谋,或是这推断是错误的,或是这树精灵根本没有被操控,只是一个坠落的、与魔鬼为伍,以操控人类为乐的精灵。」
  「不过,如果你真的要私自採取行动,或是对方主动来袭的话,为免你胡乱行事,我也得建议你一些应对的方法。据我所知,虽然树精灵法力无穷,是陆上各精灵中最强大的,但是她们都害怕火焰。人类一切的武器都无法伤害他们,唯有火才能把她们烧死。当然,我绝不希望你如此行,我也知道你不会如此行;更何况,如果你真的用火把她烧死,其他树精灵若然知道,就必然会报复,届时后果将会十分严重。」
  「这当然,我那里像是个如此残暴的人?」阿加莎说。
  「是的,公主殿下,你从来也只会对我这可怜的马儿残忍……」库克插嘴说着。
  「再吵的话,我就会把你的肉棒咬断。」阿加莎半开玩笑的对库克恐吓着说。
  胆小的库克只好继续默不作声。
  「因此,你若是执意要行动的话,千万不要硬碰,而要软攻。别以为你自已的魔法力量很厉害,就是你比普通的女人多了一根肉棒,力量依然不如一个树精
  灵的小孩。当然你要小心,不要随便答应阿曼达些什么;你要小心的应付,保持清醒,看透她的思想,同时不要让她知道你在想什么,然后再决定下一步的行动。
  如果你的推测属实的话,你应当利用你的思想感化对方,使她回复本来的意志。」
  「这是什么话来的啊?」阿加莎似乎无法理解这段说话的含义。她却没有花时间猜想,而是选择继续看下去。
  「另外,你务要使黑兹尔和丹尼斯远离阿曼达,免得她从他们二人的脑袋里盗取军事机密,或是利用他们发出军令,控制我方军队。我的话到此为止。愿上帝保佑你苏菲亚上」
  忽然,一声炮响从城外响起。库克马上趴在地上,躲在石墙后;石墙高约一点七米,足以遮蔽它的身体。至于阿加莎,则急忙弯下身子,把信藏在胸袋,然后从马鞍爬下来,蹲在地上,马上吩咐士兵们返回岗位。
  「炮弹是从那儿射过来的?」
  「报告上尉,炮弹发射的位置位于两点钟方向,大炮隐藏在针叶林里,看不清实际位置。」一位女兵回答说。「那么我们应否发炮还击?」
  「千万不要,免得浪费炮弹。」阿加莎冷静地说。可是,没多久,第二次、第三次、第四次……无数的炮声再次响起,而且其中一下还击中城墙。
  「所有炮兵队伍,请马上开火还击!」一声命令从右方一直传过来,城墙上的大炮便逐一开火还击。
  「那么……第二十号炮兵队,开火吧!」接到上级的命令,阿加莎只好下令属下向森林发炮。
  于是「轰隆」的声响持续了十五分钟,然后就静止下来;四处烟雾迷漫,不见撤斯王国军队的蹤影,炮弹倒浪费了不少。
  「可恶。」阿加莎无奈地看着空中飘浮的炮灰,握着拳头,既是生气,又感到无能为力。……
  经过一天的辛劳,到了晚上,阿加莎便返回营中休息。由于她所属的炮兵小队需要负责城墙的防守工作,因此她与她的部下被安排在城墙附近扎营休息。当然,环境自然比船上的睡房差得多;阿加莎连同一共九个直属的部下,要在晚上不分男女的挤在同一个狐小的帐幕里,而且还要睡在地上。不过,他们似乎对于这些并不介意,反而十分享受如此亲密的时刻。
  往帐幕里面观看,只见阿加莎趴在地上,肉棒插在粉嫩的阴道里,自己的阴唇则包裹着一根肉棒,红唇又亲吻着另一人的阴唇,偶然还发出高声的呻吟和笑声。
  「阿加莎中尉,」就在阿加莎还在陶醉于性兴奋当中的时候,一个带着黑兹尔口讯的士兵忽然闯进来,严肃的啜子马上打断了她的娇吟。
  「又怎么了?」
  「黑兹尔将军有命,请中尉马上前往城西的澡堂与将军单独见面。」
  众人听见士兵的传话,都以为是黑兹尔又召阿加莎去风流快活了;可是阿加莎心里知道,事情绝非如此简单,说不定这次又是阿曼达出的主意。
  正如苏菲亚所料,阿曼达马上又再次要寻找攻击阿加莎的机会了。当然,阿加莎并不会因而害怕,相反地她把这事情看成是表现自己的才能和寻找进一步证据、得知真相的大好机会。不过,另一方面,她自己也意识到,这次阿曼达将会有所準备,上次反客为主,以色诱对付色诱的招式明显是行不通了。
  「阿加莎中尉,看来将军真的很喜欢你呢。你真是走运了。」「就是嘛;将来你晋陞的时候,可不要忘掉我们啊。」
  「知道了,知道了。」阿加莎只好顺从军令,把内裤和乳罩穿上,然后拿着衣裤,披着斗篷,就在冰天雪地里匆匆忙忙的走过满地白色的街道。虽然城内大部分平民已经撤离,但是因为被派往维纳斯城的士兵也有不少,晚上的街道依然有不少行人。纵使天上还飘着细小的雪花,有的妓女们和妓男们还是穿着内衣裤的站在门前吸引顾客,甚至路旁的角落还有不少人在寒冬中展露出阳具和女阴,偷偷摸摸的在路上疯狂做爱。
  阿加莎踏进澡堂,在士兵的引领之下来到厢房。打开大门,室内充斥着暖烘烘的蒸汽。在阿加莎的眼前,是一个暖水浴池。泡在池水里的,除了黑兹尔一人以外,不出阿加莎所料,果然还有阿曼达。
  「啊啊啊阿加莎……你来了吗……」黑兹尔说。由于泡在水里的关係,身上看不见精液,可是脸儿上和嘴巴里依然布满着阿曼达的浓精。她的双乳被阿曼达的双手从背后抓住了,四周被数条肉棒所包围,脸儿上的精液被树干长出来的吸管的嘴唇舔弄;不过这次眼神明显地比较清醒,只是脑袋依然被性慾所支配。
  「黑兹尔将军,你召我来有什么事?」阿加莎先把衣服放在旁边的长椅上,然后来到池边站着,对黑兹尔问道。
  「哦,阿曼达说要你来……啊,我就叫你来了。」阿加莎盯着阿曼达,以严肃的眼神示意,要阿曼达马上放开黑兹尔,可是阿曼达却不以为然。阿曼达的双眼只是瞥了她一眼,就把目光聚焦在黑兹尔的双乳上;她的另一双手泡在水中,不知在干什么,或许是抓着黑兹尔的臀部,也许是塞入她的屁眼里。她那丰满的乳房,在黑兹尔的背后若隐若现;眼神满是淫慾,根本没有把阿加莎放在眼内。
  「既然你只是要找我的话,请你马上让黑兹尔将军离去。」阿加莎说,双眼依然盯着阿曼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