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av网站大全_影音先锋资源av天堂_影音先锋av撸色_av天堂电影网在线观看 每日更新 最新域名:jcjdjh.com

您的位置:首页 >> 小说 >>

天地之间 第六十三章 销魂之旅

时间:2018-08-11 第二天的早上,我们睡得迷迷糊糊地,月琴打电话叫我们起床了,简单梳洗了一把从卫生间出来,看见胡莉还坐在镜子面前很仔细地上着妆,我扶着她的肩膀笑着说,「都那么漂亮了,还这么认真化妆干啥呢?」胡莉也对着镜子里亲密无间的我俩笑了起来,「冤家你真是说傻话,女孩子,越漂亮越要好好打扮才是。」她拉着我用眉笔替她细细地描蛾眉,那种感觉,真是香艳幸福无以复加呢。
  下到中餐厅吃早饭,由于是旅行团,基本都是安排自助餐。月琴和谢娟早就下来了,远远看见我们进来就打起了招呼。我们坐到了一起,胡莉本来想站起来帮我取点食物,却被我一把按住,悠闲地坐在那里对身边的大美女说,「你坐着就是了,自然有人伺候你的,要不带她们两个来干什么呢?」胡莉有些不习惯地瞪了我一眼,但终于还是坐着没挪窝。
  月琴和谢娟很快就为我们端来了鸡蛋、牛奶、油条、包子和稀饭、鹹菜什么的,显然谢娟要熟练一些,月琴可能是因为这样的场面经历得不多,跟在后面亦步亦趋地也算比较得体。满满摆了半个桌子,其实也没什么特别的,谢娟伺候着胡莉,月琴专门服侍着我,大家简单吃了起来。
  一边吃着,月琴很羡慕地对胡莉说,「胡莉姐,昨天你穿着空姐制服的样子真是太美丽了,简直比仙女还要漂亮呢!」正喝着牛奶的胡莉一听琴妹子这样夸她,很灿烂地笑了笑说,「琴妹子,其实当空姐也不简单,工作时,必须穿着工作装和中跟鞋,盘好头髮,特别要注重仪表。」「我最不喜欢的就是中跟鞋了,女孩子还是穿着细高跟鞋漂亮些。」我发着感慨着。
  「飞机上摇来晃去地,穿中跟鞋是为了便于工作,昨天的细高跟鞋是专门穿给你这冤家看的,你不知道那有多危险。」胡莉轻轻打了我一下接着解释说,表面上看空姐只是为乘客送茶水、餐饮、毛毯,帮助乘客处理一些简单问题。实际上,空姐的作用远不止于此。从某种意义上说,空姐是乘客的『心理调剂师』。人在旅途,而且在万米高空,不少旅客会感到孤寂无聊,甚至紧张。而空姐的存在,她们甜美的笑容、靓丽的身影、温暖的话语、热情的服务,会使乘客的紧张心理得到放鬆。
  「美丽总是吸引人的,万一一些并不怀恶意的客人向你们这些漂亮的空姐要电话号码,怎么办呢?」谢娟最关心的是这个问题,「你猜猜呢?」胡莉没有正面回答,而是卖了个关子,看我们想不出个所以来,最后给出了很得体的答案。原来每当遇到这种时候,江南航空的空姐一般会递上一张公司的名片:「这是我们公司的电话号码,欢迎您下次乘坐江南航空班机。」有时,客人会说,我们什么时候能再见面呢?空姐的回答充满了智慧:「您下次乘坐我们航班的时候,一定能见面。」
  真的啊,空姐就像蓝天上的「珍珠」,光鲜、亮丽,惹眼。而现在,最美丽动人的一颗就坐在我的身边,看着胡莉天使般动人的笑容我就觉得心头热乎乎地。
  「胡莉姐,我真是太羡慕你们了,要是有一天我也能当上空姐,或者只要穿上空姐制服那就好了,」月琴掩饰不住心头的羡慕和感动说着,「这多简单啊,回到江陵姐替你借一套打扮出来,再跟着我这个乘务长好好练习练习,以琴妹子的身段和脸蛋儿,往那里一站,绝对是个一流空妹子。到时候拍张照片给家里寄过去,不知道他们会乐成什么样子,」胡莉这么一安慰,月琴的脸上绽放出渴望和幸福的笑容来……。
  突然,琴妹子见我色迷迷的贪婪目光在她俊俏的脸上、诱人的身上梭巡着,一下就笑不出来了,小嘴里嘟囔着「讨厌!」虽然很小声,但还是被我给听见了,顿时顺桿子爬着打情骂俏说,「月琴你个小丫头片子,你说谁讨厌啊?」月琴低下了头,红着脸再也不敢出声。
  这时候,民族出版社的那几个宝在老胡的带队下走了进来,一看周围的桌子不是满了就是别的团的领地,乾脆坐到我们这张桌子上。老胡很热情地向我和胡莉打着招呼,「白秋老弟还有漂亮的胡小姐,你们两口子早上好啊!」我有些不知所措地点了点头,胡莉的脸却没有来由地红了一下。
  老胡很想和我们攀谈几句,但胡莉显得有些不太自在,于是我简单对付了两句就带着三女匆匆离开了餐厅。「莉儿,你好像不太喜欢这个老胡啊!」我低声问着她,「那眼光色迷迷的,一看就让人家觉得不舒服嘛。」胡莉说出了心里话。「那眼光要是手,一定会剥光了你的衣服把你摸个遍;那眼光要是嘴,肯定要把你这妖里妖气的狐狸精给活活给生吞了,对吧?」我挑逗着她说,「冤家,嘴里就没个正经。」胡莉打了我一下,嘟起了嘴,显得不太高兴。
  「别生气了,你看我的目光也是色迷迷地,老盯着你看,还生气吗?」我笑着劝了起来,胡莉也放下了紧绷着的面孔,扑进我的怀里撒着娇说,「冤家,你再色那也是喜欢人家,人家高兴还来不及呢,我就只许你色迷迷地看我,全世界,就你一个可以!」我们虽然在人来人往的过厅里,但此时也顾不得许多了,一把将她搂进怀里热情地吻了起来……。
  走出餐厅,发现外面真有些冷啊,而且起了晨雾,雾气遮天盖地地将整个城市笼罩起来,今天大家都要去滑雪,穿得比较厚实,胡莉里面是粉红色的羊毛高领衫,外面套着白色的雪兔领羊毛短大衣,下面是麻灰色紧身细条绒裤,裤脚扎在那双平跟的淡黄色雪地靴中,显得亭亭玉立、高雅端庄,我亲暱地搂着她的腰问了句,「莉儿,不冷吗?」她挣扎了一下,但看见周围没什么人注意到我们,便顺了我说,「不冷,人家里面还穿了保暖内衣呢。而且有你在身边,心里暖乎乎的。」
  我转过头,看见谢娟和月琴都穿着精緻贴身的羽绒服,不过谢娟是鹅黄色的,月琴是粉红色的,下面一齐穿着石磨蓝紧身牛仔裤,脚上是白色的雪地靴,两女脸蛋都被冻得红扑扑的,煞是惹人怜爱。我心想,毕竟是南方人啊,没到北国这冰天雪地来锻炼锻炼,现在一看还是显得有些娇气了。
  汽车司机开始发动车,我们几个乾脆坐到了车上等着。车上暖和一些,我们霸佔了中间一整排的座位,月琴靠着窗子,谢娟坐在她身边,过道这边是我和胡莉,我靠着过道。看着团里的人稀稀拉拉地往车上走,椅子靠背又比较高,我的手很自然地从胡莉的身后绕了过去,将她顺手搂进怀里,羊毛大衣裹着的大美女毛茸茸的手感摸起来很是舒服。我们这样贴身坐在一起,感觉实在是幸福而甜蜜,真想这车就永远这样不要上路才好。
  我搂着胡莉小声地说着悄悄话,手却没有闲着,顺着羊毛短大衣的下摆一路摸了上去,胡莉想躲,但被我封在座位里面哪里有地方可躲,推让了一阵子终于还是半推半就地顺了我。我闭上双眼享受着大美女给自己带来的肉体和精神上的享受,手摸进了毛衣里面,又是软软细腻的一层,应该是保暖内衣了,撩开再摸进去,这下终于见了肉。
  衣服穿得比较多,胸前的奶罩就显得有些碍手了,我熟练地解开了她背后的奶罩挂钩,在她的犹豫迟疑中,我的魔爪已直接抚住两只坚挺软滑的玉乳玩弄起来,胡莉此时桃腮羞红,含羞脉脉,将头埋在我的肩膀上。我将她的柔胰牵过来放在裤裆上让她缓缓地摸着。
  看着这大仙女此时那副千娇百媚、柔顺可人的娇羞美态,我知道她逃不出自己的手掌心;一手拉着她的小手在我的胯间按摩着,一手仍在她胸间抚搓揉摸,同时,我缓缓地吻向她鲜红诱人的饱满香唇。
  虽然车上没有几个人,但胡莉还是不习惯在大庭广众下和我如此亲热,经过我一阵软磨硬缠之后,她才羞羞答答地轻启珠唇、微分贝齿、丁香暗吐,怯生生地献上香软滑嫩、甜美可爱的小巧玉舌,羞涩地和我热吻在一起。我眼见大美人儿放弃了抵抗,除了狂吻着她的檀口香唇,品着她香甜的口水脂香,魔爪也不急不徐地揉搓着那对高耸挺实的浑圆双峰,慢慢将心肝儿小老婆推入慾望的深渊。情动之后的热吻果然别有味道,胡莉在我的挑逗和攻击下被吻得喘不过气来,小瑶鼻娇哼连连,丽靥晕红如火,芳心娇羞万分,羞态迷人至极。
  这时候走道另一侧的谢娟和月琴笑了出来,我抬头一看,两女正用十分暧昧的目光看着我们。这声笑也打断了我的春梦,胡莉一下坐端了起来,将我的手从自己怀里拉了出来,悄声对我说,「冤家,都是你嘴边的肉了,随时想吃就送到你嘴里的,也不急在这一刻,当着大家的面,还是放尊重点的好。」
  我见她这样,也只好压抑住心中的慾火,打理了一下精神,搂着她慢慢聊起天来。「谢娟上次见过了,这琴妹子长得这样妖娆出众,好像也被你收拾得服服帖帖的,怎么一回事呢?」胡莉忍不住心中的好奇问了起来。
  想想都是自己的贴心小老婆了,也应该告诉她一些我真实的情况了。于是我搂着她摸摸大腿、玩玩胸部,一边吃着她的豆腐一边简单给她讲起了我的故事,从天龙应聘失败,到飞龙上班,正是青春火旺的时候,开始追求厂里的漂亮女工,那时候厂里最漂亮的两大厂花,一个就是美腿皇后月琴,还有一个甜美公主叫春花。自己先追的月琴,但她当时被称为「冰美人」,很是冷漠。后来去追春花,结果遇见她当时的男朋友叫张胜的……。
  说到这里我停顿了一下,看胡莉好像没有什么特别的感觉,「你怎么不吃醋呢?」我有些奇怪地问她,「我算什么,就算你的一个小老婆而已,吃醋也轮不到我啊!」胡莉很宽容地看着我说,毕竟都是曾经沧海的人啊!想到这里又接着聊了下去,回忆起当年在食堂被张胜等几个臭小子一顿臭揍,想想还是有气,胡莉听到这里却「噗嗤」一下笑了出来。
  「笑什么笑?」我没好气地埋怨了一句,右手在她的奶子上捏了一下,虽然隔着毛衣,但还是弄痛了她。「哎哟」一声叫了出来,含嗔带怒地看了我一眼,让我骨头都酥了。
  「白秋,这就叫报应,你这个花心大萝蔔,见一个爱一个,被揍那是应该的。你信吗?连我都想打你呢!」她想想又微蹙眉头笑了一下,「想当初你要是死追月琴不就完了,和别人抢什么春花嘛!」
  「心肝儿,你别老打击我的花心,如果我不花心的话,最多到雯丽就完事了,哪里有你我的今天啊!」我半是玩笑半是认真地说,「不过,我再花心到你这里算划上了句号,有你在我身边,再漂亮的天仙来勾引咱也不动心。」我夸着海口说。
  「冤家,别这样说大话,有本事走着瞧。」胡莉瞪着大眼睛看了我一眼,让我觉得多少有些底气不足呢。「哎,月琴我是见识了,那个春花到底有多甜?有多美?现在在哪里呢?嫁给张胜了吗?」胡莉突然追问了这么一串问题来。
  「那能便宜了那小子,春花现在还在龙腾上班呢。」我冷笑着冒了一句,想想前两天春花因此被我羞辱着当众撒尿,心里觉得莫名的一阵痛快。「冤家,那春花也被你弄过了,对吗?」「你说呢?」我暧昧地问她挑逗着,「别的不好说什么,反正让她跪着就不敢站着,让她穿大红高跟儿鞋什么的就得给我穿在脚上。」
  说到这里我心中暗想,春花还有什么好说的,想扒她的内裤还不就一句话,甚至被掰开两条白嫩诱人的大腿连嫩逼上有几根逼毛都被老子数得一清二楚的,舌头有多甜,奶子有多软,嫩逼的水深水浅,那都是我烂熟于心的。
  「你真想见春花吗?」我看着怀中的漂亮小老婆,她点了点头,我低声在她的耳边说,「我迟早让你好好见识见识这个甜美的玉女公主,我让她在被窝里伸着舌头舔着你的下面伺候你好吗?这样你就可以看清楚了。」胡莉羞得闭上了眼睛,那羞涩的风情让我如沐春风心弦乱颤。
  「喜欢别的自家女人伺候着舔你下面吗?」我一枪射向她的靶心,声音很小,但觉得她在我怀里一哆嗦,「到底喜不喜欢?」我是宜将剩勇追穷寇,「冤家,人家好喜欢,弄得人家现在下面就湿了呢。但是……」胡莉的声音发着颤,她抬起头,有些爱慕有些敬畏地看着我,「我想问你的是,有这么多又听话又漂亮的自家女人,你还能依然爱我吗?」我对视着她深情的大眼睛也有些动情起来了,「我爱你,亲你爱你总不够的感觉,虽然也喜欢她们,但最喜欢的还是搂着你,让她们在下面助兴,又新鲜又刺激。你这么懂事,爷再花心最后还是贴在你身上,爱你一辈子的……。」「那不管怎么样,你必须答应我只要我想你,你就得陪在我身边。」听她这么一说,我一把吻了上去,两条舌头又在她的小嘴里纠缠了半天,良久才缓了过来。
  这时候,团友们三三两两开始上车了,我儘管旁若无人地搂着心肝儿小老婆蜜里调油一样坐着,但也不敢过于放肆地来什么法式湿吻了,只好装正神看着走道里来来往往的人们。突然,我的眼睛一下直了,只见一对廿出头的小夫妻上了车找了半天位置最后坐在我的斜后面,男的当然钩不起我多少兴趣,但女的却多少有些特别的感觉。只见她生就一张妖媚的瓜子脸,眉毛画得特宽特挑逗,依稀有张柏芝的感觉,又是活脱脱一只狐狸精,当然和胡莉那是没法比的,档次完全不一样。
  她的打扮在车上显得比较特别,上身是一件马海毛黑色紧身高领绒毛衣,显得蓬鬆温暖,也多少有些妩媚动人。脖子上一条简洁的银色项链,外面套着一件黑色的羊皮夹克,下面是条黑色皮短裙和深灰色的羊毛紧身裤袜,乾净利索地扎在一双黑色平绒面尖头细高跟靴里面。在如此的北方冬季,从南方来敢穿得如此性感动人,真让我不得不心生佩服起来。
  车已然启动了,很快开出了清晨还显得比较安静的城市,向城外开去。这时候,我用眼角的余光扫视着身后美女的长腿秀脚,「怎么,冤家,你又看呆了吗?」胡莉很是在意我的动静,顺着我的目光一下找到了让我心动的理由。对自己的小老婆,我当然是直截了当地没什么遮掩,「你看那女的,小骚狐狸精一样。不过说真的还是没你漂亮,就那双长腿让我有些心动,裹在深灰的羊毛紧身裤袜里面,显得精緻妖娆,再配上那双黑色的尖头高跟靴子,真他妈骚得有盐有味的,爷爱死了。」
  听到我这么夸奖着,胡莉心里多少不是滋味,「这么冷的天,穿怎么点儿真有些过分,白秋你还夸呢,就只有你这样的下流胚子才会去喜欢的。」听她酸溜溜地这么一说,我想想用了激将法,「怎么吃醋了,老子就是喜欢,有本事打扮出来让爷疼一回才服了你。」
  听我这么一说,胡莉当然不甘示弱了,「有什么嘛,我也有这样的靴子和裤袜,很廉价很普通嘛,回去了我穿给你看就是,不过看到你小老婆的美丽长腿别把魂给丢了哦!」胡莉笑着打趣我。「我要让谢娟和月琴也穿上,你们三人走时装步给我看,让我来比较谁的腿最美。」我有些陶醉地陷入幻想之中了……。
  「美得你,快看看外面,多漂亮的冰雪大地啊!」胡莉拉着我往车窗外看,好一幅「千里冰封、万里雪飘」的北国风光啊,坐拥美女看美景,我真的有些魂销梦土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