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av网站大全_影音先锋资源av天堂_影音先锋av撸色_av天堂电影网在线观看 每日更新 最新域名:jcjdjh.com

您的位置:首页 >> 小说 >>

中学校园秘闻录之追艳记 第二十九章 一尝夙愿

时间:2018-08-10 就在我无奈的跨出门口时……
  「等一等!」蓦地里,身后传来了一声颤抖的轻呼。我心中一怔,几乎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迅速转过身惊喜的问:「你……你是在叫我?」
  黄蕾默默的点了点头,用一种恨恨的、怨毒的眼光瞪视着我,积蓄已久的泪水不受控制的淌了下来,一滴滴的滑落在丰满的酥胸上,逐渐的在山峰下汇聚成了一道涓涓细流。
  我重新走进房间,志满意得的说:「你终于改变主意了?不赶我走了么?哼哼,识时务者为俊杰!你果然是个聪明女孩……」
  黄蕾忽然抹了抹眼泪,脸上露出鄙夷的神色,冷冷的说:「你以为我是向你屈服么?错了!我不过是……是向命运屈服!一个人要出人头地,要攀上人生的高峰,本来就……就要準备付出种种牺牲的!」
  说到这里,她咬了咬嘴唇,像是用尽全身力气一般嘶声喊道:「你想干那噁心的勾当,就快点干吧!我就当是被恶鬼蹂躏了身子,被疯狗糟蹋了清白!你,你来呀!流氓,有本事就来呀……」
  我被她的举止吓了一跳,好一会才镇住了心神,怒道:「你以为我不敢吗?嘿嘿,我今天就」流氓「一次给你看看!」边说边一步步的向她走去,双眼死死的盯在她玲珑浮凸的胴体上,显得又阴狠又淫亵。
  「你,你这个无赖!下流胚!最无耻的恶棍!」她嘴里疾言厉色的痛斥我,柔弱的娇躯却控制不住的打着冷颤。当我的目光扫射到那气鼓鼓的起伏着的酥胸上时,她的俏脸腾的绯红了,声音嘎然而止,一双美腿不由自主的并的更拢,两个圆圆的膝盖轻轻的相互摩擦着,似乎紧张的连站都站不稳了。
  「继续骂呀!怎么不骂了?」我的怒火与慾火一起翻滚了上来,咬牙切齿的说,「你一次又一次的伤害我的自尊,践踏我的人格!我……我要用你的处女鲜血,来洗清我蒙受的耻辱!」话音未落,我的人已纵身跃起,恶狼般扑了上去。
  黄蕾吓的大声惊叫,下意识的举手推挡。我顺势捏住了她的手腕,用力的反扭到了她的身后,不等她痛呼出声,我已搂住了她晶莹如玉的躯体,把她死死的摁倒在了床垫上。
  这一瞬间我的大脑「轰」的响起,几乎就要从极度兴奋中晕倒。恍恍惚惚之中,只觉得我的胸膛挤压住了两团弹力十足的肉球,暴挺的阳具驻扎在了一块温暖柔软的平原上,鼻端飘来的是一阵阵如麝如兰的淡淡髮香。眼前模模糊糊浮现的,是一张满含羞愤惊惧神色的凄美俏脸……。
  这……这是真的吗?压在我身下的真的是黄蕾吗?是昔日那个高傲冷艳,可望而不可及的黄蕾吗?是以前那个对我尽情嘲讽,从不稍加辞色的黄蕾吗?
  我终于抱到、摸着、压住了她吗?不会是我发的又一场春梦吧?我的心狂跳不已,俯下身发疯似的亲她,狂野的热吻雨点般落在她光洁滑腻的面颊上。她屈辱的闭上双眼,神情木然的任凭我为所欲为,柔软的身体渐渐变的僵直坚硬、毫无生气。
  当我的大嘴覆盖住了那两片娇艳丰润的红唇时,竟像是触碰到了冰冷的大理石,寒的我浑身一震。彷彿有一盆凉水兜头浇下,高涨的情慾立刻打了个折扣,从顶峰一直跌到了谷底!
  「你这算是什么意思?」我火冒三丈的叫了起来,粗暴的扯住她的秀髮怒吼道,「我要你好好的配合我,不是要你躺在这里装死人!他妈的,你给我积极一点、风骚一点,像个淫妇一样尽情的放蕩!听到没有?你这个贱货,别在我面前扮淑女,你还不也是婊子一个……」
  她一声不吭,弯弯的柳眉紧紧的蹙着,俏脸上一副视死如归的表情。我更加着恼,狠狠的拧着她臂膀上的嫩肉,所有想的到的下流话都从牙缝里迸射而出。
  可是,随着骂声的不断持续,一种隐隐的恐惧从潜意识里悄悄的泛了上来。
  ──这是我说出来的话、做出来的举动么?我什么时候变的如此可怕?如此恶毒?是不是邪恶的天性,已经完全在我身体里爆发?是不是从此以后,我就将向着黑暗的一面越滑越远,从此走上一条危险的不归路?
  想到这里,我的额头上标出了丝丝冷汗,一息尚存的天良在内心深处焦急的抗争着,就在这时,「呸」的一声轻叱在耳边响起。我定睛一看,黄蕾正倔强的瞪着我,眼神里充满了不屑和愤怒。
  「你要折辱我的身体,我没有办法反抗!」她一字一句的说,每个音节都像是从血泪中挤出,「但是,你却不能折辱我的心灵!要我配合你这样一条色狼?哼,告诉你,休──想──」
  我的心被深深的刺痛了,残余的善意一下子消失的无影无蹤,取而代之的是足以毁灭一切的虐欲,就像喷薄而出的火山岩浆一样在体内翻腾,把所剩无几的理智、教养、道德和人伦全都烧成了灰烬……
  「贱人!我要让你付出代价!」我虎吼一声,猛的掐住了黄蕾的脖子,十根指头像铁!般越收越紧。她被我捏的透不过气来,艰难的张开了小嘴娇喘吁吁。
  我一边欣赏着她那秀髮散乱、满脸涨红的狼狈模样,一边再次吻上了她的双唇,舌尖用力的朝前一拱,就顺利的探进了湿滑温热的口腔中。
  「嗯……嗯……」她稍微挣扎了两下就不动了,认命似的瘫软在床上无声的饮泣。我放鬆了掐紧的手指,恣意的用舌头捲住了她的香舌,吸吮着清甜的津液,尽情的体会着唇齿相依、双舌缠绕的美好触感。一直吻到她快要窒息过去了,我才依依不捨的鬆了口,让她的唇舌重新恢复了自由。
  黄蕾如释重负的了吁了口长气,略略的撑起半边身子,辛苦的咳嗽了好一阵子。由于呼吸的急促,她的酥胸像波浪般汹涌起伏着,涨鼓鼓的乳峰大幅度的上下摇晃,似乎随时都有可能从奶罩里蹦出来。
  面对如此诱人的画面,我再也无法忍耐了,猛地翻身跳起,手脚并用的除去了自身的一切牵挂。小弟弟一声欢叫,霸气十足的暴铤而出,青紫的前端竟早已泫然欲泣、垂涎欲滴,空气里立刻散发出了一股淡淡的腥味儿。
  「怎么样?我的武器尺寸不小吧?」我操纵阳具向她打了个招呼,示威似的说,「你不是想到美国去吗?嘿,在你被洋鬼子大操特操之前,先尝尝我的国产货,就算是为民族工业做一点力所能及的贡献吧!哈哈……」
  黄蕾羞的连耳根都红透了,一双妙目阖的紧紧的,长长的眼睫毛在不安的颤动。看着她那腼腆娇怯的少女神态,我的兽慾像黄河之水一样涨潮破堤了,冲上前一把按住了她的娇躯,整个人像泰山压顶一样砸了上去。
  「唔……」她长长的闷哼了一声,在绝望的痛苦中竟似隐含着一丝欢愉。我不由大为兴奋,蓄势已久的双手一起伸出,肆无忌惮的抚摸着她曼妙的胴体。很快的,我的指尖就在那缎子般光滑的后背上摸到了乳罩的搭扣,忙探索的解开了扣子,使劲的把乳罩扒了下来,然后再用最快的速度扯脱她的亵裤,把这两件最后的障碍一起扔到了最远最远的门边。
  一具活色生香的完美躯体彻底的展现在了我面前,眩目的美丽使我觉得天旋地转,一颗心跳的几乎要从喉咙里飞出。我终于看到了黄蕾不着寸缕、一丝不挂的模样!从我第一天见到她起,就渴望着能肆意饱赏她赤裸裸的肉体,就幻想着能亲手剥光她身上所有的遮盖物。这一刻我整整期盼了一年零十二天,到现在才成为了活生生的现实!
  「老天,你……你真是上帝的杰作!」我讚不绝口的惊歎着,眼珠瞬也不瞬的定在了她的娇躯上。的确,她的身材之好是无与伦比的,纤细的腰肢线条柔美,没有一丝多余的赘肉,平坦的小腹白皙绷紧,在灯光下透射出晶莹的光泽。两个呈梨形的乳房雪白浑圆,看上去像小山苞一样既丰腴又挺拔,乳峰的顶端是一圈淡淡的乳晕,粉红色的乳头像两粒小巧可爱的花生米,正在害羞的轻微蠕动。
  我的大脑还来不及发出命令,颤抖的双掌就自作主张的按了上去,一把握住了这对弹性惊人的肉团。软绵绵的乳房滑不溜手,竟险些从我的手掌中逃逸而出。
  我急忙加大了指间的力道,用力的抓紧了乳峰的根部,把它们从左右向中间推挤着,弄出了一条深深的乳沟。
  「不要……」黄蕾羞耻的哭了出来,原本强自支撑的凛然神色已蕩然无存。
  她拚命扭动着纤腰,踢腾着双腿,想要摆脱停留在胸部上的魔爪。可是这种徒劳无效的反抗,除了越发使她显得软弱娇小、凄楚动人外,又能有什么实质的作用呢?身体的摩擦更加唤起潜藏的邪欲,我再也顾不上怜香惜玉了,暴喝一声,使劲的将她的乳房捏成了椭圆形,十个指头深深的陷进了双峰里,娇嫩的乳头登时从指缝间钻了出来,在灼热气息的吹拂下骄傲的上翘挺立。
  我兴奋的俯身相就,用舌头舔弄着她的乳蒂,接着又把整个乳尖都衔进了嘴里,用牙齿咬住,开始热切的吮吸。她起先还悲痛的哭号闪躲,拳打脚踢的奋力挣扎。但随着时间的过去,她的反抗越来越无力了,扭摆挣动的娇躯也慢慢的平静了下来,喉咙里时不时的发出一两声压抑含混的娇吟,晕红的俏脸上露出了又羞愤又迷乱的複杂表情。
  「怎么样?我啜的你很舒服吧?」我张嘴吐出了她的乳头,学着三级片里的对白,竭力作出老练的神态说,「你的身体好敏感呀!瞧,才几分钟就硬成这个样子了!真是淫蕩的女孩……」
  「胡说!你胡说!」黄蕾倏地坐起身子,双目满含滚滚热泪,声嘶力竭的尖叫道,「我噁心死了,简直噁心的要作呕!你……你是天下最坏的坏蛋……」
  我也不跟她争辩,只是冷笑着指了指她的酥胸。她低头一看,绯红的双颊登时像火一样燃烧起来,只见那一对娇艳欲滴的乳头,已经在口水的滋润下明显肿大了许多,正又挺又硬的高高凸起,彷彿两粒珍珠般的葡萄,在无比诱惑的召唤着美食家去尽情品嚐、尽情玩味。
  「不!这不是真的!不是真的……」她似乎被巨大的痛苦和耻辱击倒了,绝望的瘫软在了床上。
  「不要再欺骗自己了,你很快就会知道什么是真正的快乐!」我边说边握住了黄蕾的那双小巧柔美的纤足,缓缓的向两边分开。可是她的双腿紧紧的绞在一起,竟使我一时之间无法得手。但越是这样我就越渴望知道里面的秘密,于是把手挤进了她的大腿内侧,上下抚摩搓动,耐心的等待她屈服于我的挑逗。
  片刻后,黄蕾的俏脸上渗出了细细的一层香汗,呼吸声已是清晰可闻,夹紧的双腿也渐渐鬆开了,不过仍阻碍着我手指的进一步攀升。这时我灵机一动,出其不意的在她的腋下一搔。她「啊」的一声轻呼,身子像触电般一抖。这一剎那我两只手一起用力,成功的分开了她的双腿。在她的惊叫声中,用膝盖把她的腿呈「大」字形的牢牢顶在了两边。
  「希望等会儿你也用这么大的劲来夹我!」我嘴里说着污言秽语,眼光早已落在了那神秘的私处上。只见在凝脂一样光滑柔软的大腿根部,一片漆黑的阴毛均匀的覆盖在腿间的隆起处。和庄玲相比,她的阴毛显得较为蜷曲细长,而且十分的浓密,不仅把桃源洞口严严实实的遮挡住了,甚至还蔓延到了雪白的股沟里。
  我毫不客气的伸手掂起了一撮阴毛,用指尖把玩拉扯着。
  「你轻一点……啊呦……」黄蕾楚楚可怜的叫了出来,秀目中蕴含着痛苦悲羞的神色。
  「只要你乖乖的配合我,咱们两都会非常开心愉快的!」我边说边用手指拨开了那片茂盛的草丛,灵巧的翻开了娇嫩的花瓣,触到了一个小小的肉疙瘩上。
  黄蕾的娇躯一下子绷紧了,两条健美匀称的长腿高高的竖了起来,嘴里犹自喃喃的道:「不……不能这样啊……别碰那里……」
  我哪里肯听,手口并用,在她身上最动人的几个地方大肆轻薄。黄蕾的胴体像蛇一样扭动着,贝齿咬住下唇,呻吟道:「不要……不要啊……你放手……啊啊……求你放手……啊啊啊……你轻一点……」
  此时,她那小巧玲珑的乳蒂已经充血膨胀,完全的凸了出来,乳晕也扩大了好几倍,变成了充满情慾的暗红色。虽然她的脸上还是带着羞愤屈辱的悲哀之色,可晕红的双颊和略略张开的小嘴,却明白无误的暴露了内心的天人交战。看来,她已越来越控制不住自己的生理反应了。
  我握住黄蕾的双足扛到肩上,再抓过枕头垫在了她的臀部下,把那高耸挺翘的雪白双股尽量的展现在我的视线里。我惊喜的发现,那片毛茸茸的草地上竟已挂上了好几粒晶莹的水珠,阴毛被清洗后更显得乌黑发亮,柔顺的贴在了股间。
  两片月芽形的花瓣含苞欲放,紧密的闭合着,小小的菊花蕾则在一缩一缩的抽动。
  我再也忍不住了,狞笑一声,挺起涨到了极点的武器,对準了黄蕾的小穴,轻轻的往里捅去。
  「不要……」黄蕾惊叫着左躲右闪,始终不让我破门而入。我心头性起,十指如钩,大力的捏拿住了她的臀,使她无法再动弹。然后好整以暇的再次把小弟弟送上前线去。
  「嗤」的一下轻响,我感觉到小弟弟顶开了一圈密实的嫩肉,前端陷进了温暖舒适的包围里。这一瞬间我的大脑彷彿遭到了重重一击,欣喜的只想高声大叫,尽情痛哭。
  「哈哈哈……黄蕾,我终于干到你了,终于插进你的阴道了!我早就说过必然会有这么一天的。」我在极端兴奋之下,竟感到一阵头晕目眩,在这朦朦胧胧中,往事如流星般纷纷涌入脑海……。
  她冷漠的递给我一封信,回绝了我的追求……
  她勾着陈志豪的臂弯,喜笑颜开的撒娇,眉梢眼角儘是春意……
  她压抑而淫蕩的娇喘着,手指按在裤头上自慰……
  她的白生生的双足……
  她轻蔑的语声「我怎么会看上你……」
  突然间,这一切的图像全都消失了,我从回忆中惊醒,转眼一看,黄蕾的俏脸上正浮现出悲痛欲绝、生不如死的表情。明亮清澈的眼睛里装满了耻辱和失落、伤心和绝望。我欣赏着她的痛苦,感到一种极大的快意和满足。
  她的阴道是如此的窄紧,分泌出来的爱液也太少了些,起不到润滑的作用。
  我沈腰挺枪,见缝插针的往前挤去,只觉的柔软的花径内壁像是一张湿湿的樱桃小口,把龟头舔吸的又酥又痒。越往前走,就越是寸步难行。
  我现在可以百分之百的肯定黄蕾还是处女了。那未经人道的嫩穴哪里受得了这样粗鲁的摧残?随着我的不断刺入,她已是疼的冷汗直冒、泪光莹莹,一副痛澈心扉的可怜模样。可我的心却冷如磐石,暗下决心要速战速决,于是先把武器退出了一小截,在她略为轻鬆的一剎那,屁股猛地往前一顶,整个阳具尽根没入了阴道。
  「啊……」黄蕾发出一声撕心裂肺的惨叫,修长的双腿在空中一阵乱舞,尖利的指甲似刀一样划过我的背部。与此同时,我感到有一层薄薄的阻碍被我捅穿了。一下子,我完全走进了她,和她以最亲密的姿势融为了一体。我终于佔有了她。
  她的泪水哗哗的洒了一枕头,小小的拳头擂鼓似的砸在我的身上。我置之不理,缓缓将武器拔出一点,再插入,再拔出,再插入。随着我的举动的渐渐加大幅度,渐渐粗野,黄蕾的哀鸣痛呼之音也越发高亢。
  「啊呦……呀呀……啊……痛死我了……呜呜……别……啊……坏蛋……啊啊啊……噢……噢噢……嗯嗯嗯……哦哦……嗯……哼……」
  不知何时起,黄蕾的声音慢慢转低了,刺痛的惨呼也越来越弱,越来越少了。
  取而代之的是一阵阵消魂蚀骨的呻吟。我不知道这是我一相情愿的错觉,还是她真的已控制不住生理上的慾望,屈服在我的淫威下。总之,在我听来,她的娇吟声中含着显而易见的欢娱兴奋之意,虽然她的面色仍是那样沉痛和悲哀。
  我一边用力的在黄蕾的桃源洞里抽插,一边继续抓捏她的丰乳。她高翘着丰盈雪白的大腿,连续不断的向上蹬踹,紧窄的阴道包裹着我的小弟弟,异常猛烈的痉挛收缩,让我觉得高潮很快就要来到了。
  我心神一凝,暗想自己还没有玩够,绝不能这么快就丢盔弃甲,连忙停下了正勇猛冲杀的武器,谁知黄蕾竟似有些迷糊了,浑圆的屁股就像上足了发条的机械一样,仍是有节奏的自动向上耸挺,一次次的撞击着我的腹部。我惊讶之下,发现她的面容上早已是一副舒畅放蕩的神情,似乎已是欲仙欲死、欲罢不能了。
  当我放开紧搂她的娇躯时,她忽地伸手抱住了我的脖子,一双修长的美腿歇斯底里般的抖动了起来,然后主动的、力道十足的勾在了我的腰上,将我的人牢牢的夹在了臀股之间……
  我狠命的咬着黄蕾勃起的乳蒂,拧掐着她嫩滑的大腿,在她娇贵的身躯上留下了一个又一个印记。奇怪的是她反而不叫痛了,只是忘情的吟唱嘶喊着,迎合扭动着。两个赤裸裸的肉体在床上拚命的翻滚厮缠,彷彿已彻底的放纵了自己,彻底的融合在一起,彻底的沉溺在这罪恶刺激的交合中。
  半个小时过去了,我每到快要高潮时就停下歇息一会儿,延缓那激动人心的时刻的到来。虽然我暂时还没有泻精,可是那喷薄欲出的感觉越来越明显了,抽动的频率越来越慢了,而整兵待发的休息时间则越来越长了。到后来,每次才捅三五下就不得不顿住了!
  当我又一次把阳具刺到了黄蕾的阴道最深处,抵在了花心上时,一股酥麻如电的感觉蓦地里从结合处袭上了我的后腰,并传遍了身体的所有神经。我只觉阳具无可抑制的抽紧绷直了,在窄小的空间里剧烈的跳动起来。我高声怒吼,双手狂暴的握住了黄蕾饱满的乳房,猛然间放鬆了精关。霎时间,灼热的阳精像火山爆发一样的射了出来,在黄蕾迷乱沸情的呻吟喘息声中达到了高潮……